章九十三 根源_命运虚空:圣杯战争
绝人小说网 > 命运虚空:圣杯战争 > 章九十三 根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章九十三 根源

  风穿过树叶和草地,发出轻微的声响,月亮已经完全从云中显露出来,在地面上打下一道道树的投影。没有鸟雀,没有虫鸣,若非草丛上仍附着着一层焦黑色,这里就跟别的山林一样,平和安静,丝毫看不出一点战斗过的痕迹。擟

  不一会儿,一道身影从半空中落下,来人蒙着面罩,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一束马尾,她身着紫黑色的紧身服,只露出一双眼睛,这双漂亮而锐利的眼睛迅速扫视过周围,然后将目光停留在那几枚已被彻底损坏的手里剑上。

  少了三枚?望月出云守皱起眉头,她记得很清楚,自己丢出去了17枚手里剑,其中有6枚掉落在了迪卢木多的脚边,没有被击飞。望月出云守借着浓雾撤退的过程中将这6枚引爆,其余的均已回收,数量和记忆中相符,所以这不是错觉,确确实实是少了三枚。

  准确地来说,是少了两枚,还有一枚成为了被切割破坏掉的碎片。

  迪卢木多捡走了?还是用某种方式彻底破坏了?望月出云守更加倾向于后者,她知道迪卢木多有两杆枪,其中一杆枪会让造成的伤口永远无法愈合,这给她带来了极大的痛苦,以至于不得不一直用魔力来防止伤口进一步溃烂。而另一杆枪,望月出云守不是很了解,但一位凯尔特英雄,拥有任何属性的武器都是合理的,说不定正是那奇怪的属性让她的手里剑彻底消失了。

 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迪卢木多现在在哪里……说实话,现在的发展有些出乎望月出云守的预料,在她看来,迪卢木多要么已经死亡,要么就在努力追踪自己,尽快解决掉这边的问题之后找肯尼斯汇合。而现在,既然手里剑少了几枚,那么迪卢木多肯定还活得好好的,这倒也不算太意外,望月出云守也没想着一个宝具就能干掉那么出色的战士。而且现在看来,对方不仅没事,还有着可能克制自己宝具的武器,既然场面占优,迪卢木多为何主动避开战斗了呢?拖延时间反而应该是对自己有利吧。

  除非……

  不好!望月出云守心头一跳,难道迪卢木多先自己一步去和御主汇合了?自己怎么连这个都疏忽了,犯了大错!不管是主动去的,还是Lancer的御主使用了令咒,都对椿姬来说非常不利,望月出云守感到了一丝焦虑,她不再犹豫,背过身,想要赶紧去找椿姬。虽然双方都已经战斗了许久,但御主和英灵之间存在的天然的魔力联系,英灵能够很快定位到御主的位置,反之亦然。擟

  就在望月出云守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,就在对方转过身,视线眺向远方的一瞬间,一杆通体黄色的长枪从树林中窜出,准确无误地朝着她的心脏刺去。望月出云守耳边听见了破风的声音,此时此刻逃离已经来不及,但忍者的高速反应,还是让她在须臾之间测过了身体,让原先能够穿过她心脏的长枪偏离了目标,刺在了她的肩膀之上。

  巨大的疼痛感,沿着全身的神经钻入望月出云守的大脑,为了尽可能保留战力,她让长枪再一次穿过了之前受伤的地方。上次的伤已经让她的右半边身体活动机能下降,虽然望月出云守作为及其优秀的忍者,左手和右手几乎能做到一样的事情,无论是结印,还是丢掷武器、埋伏陷阱,都不成问题,但肩膀的伤还是让她的战斗受到了不小的影响,尤其是右半边的身体,几乎无法承受那巨大的手里剑的重量,她也没法高举右臂,做一些寻常不在话下的忍术操作。所以望月出云守已经无法再承受左臂受伤带来的风险了,丢掷忍具是要求非常细微的操作,她的右手因为神经受伤的原因,会时而颤抖,因此后续的苦无和手里剑,甚至是撒菱,都是由左手完成的,一旦左手也无法精确发力,望月出云守作为忍者来说,已经是非常不合格的战力了。

  到时候不要说椿姬无法忍受她,她自己也没办法原谅自己。

  因此,既然已经无法彻底躲避,只能尽可能减少损失,望月出云守这一下移动,也是万分的无奈之举。

  伤口再一次受到重创,带来的疼痛远非第一次能比,望月出云守被狠狠钉在了树上,她的头发散了下来,紧身衣上全是鲜血,背后出了一身冷汗。望月出云守疼得眼前一阵阵的黑,但她没有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,甚至连呻吟都没有,直接从背后摸出了一粒烟玉,扔到了地上,接着往前方丢了一片撒菱。

  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,是迪卢木多在用长枪击飞袭击而来的十字钉,望月出云守根据声音判断出了对方的位置,随即又扔出几枚苦无和手里剑拖延时间。紫色的烟雾渐渐又一次地弥漫开来,等迪卢木多闯入紫雾中时,红蔷薇上已经没有了望月出云守的身影。

  被对方逃了,不过收获不错。迪卢木多拔下黄蔷薇,枪尖上甚至还带着Assassin的血肉,他旋转长枪,驱散了烟雾,注意到了树干上有一个用血画的小小的符号。迪卢木多看不懂这个符号,他下意识地出手将这个符号破坏掉,然后环顾四周,找到了右侧树上,带了一点斑驳的血迹。擟

  那个符号估计是某种忍术,帮助望月出云守逃跑的,被黄蔷薇刺中两次,对方的手臂肯定是没法要了,虽然还能完成结印,但速度绝对远不及过往。她就算想逃,现在也逃不远,血液的大量遗失也会让英灵的魔力大量外流,从树上能留下血迹就可以看出,望月出云守的逃跑速度远不如第一次。那时候烟雾之中,她能做到悄无声息地离开,而现在,只要沿着血液的方向,就能捉到她了。

  当然了,迪卢木多也完全可以先去找肯尼斯汇合,先帮助自己的御主解决掉对方的御主,再送肯尼斯去医治伤口,最后再来处理掉望月出云守。但这个选项甚至都没在迪卢木多的脑海里出现过,因为他很相信肯尼斯,相信对方一定能在解决掉Assassin之前保护好自己,其次,如果可以的话,迪卢木多希望尽可能减少对御主本人的伤害,尤其在对方的英灵出局之后,最后,一旦让Assassin找到机会和Berserker或者Rider汇合,那郭嘉的布置,迪卢木多和肯尼斯的努力,都白费了。

  没有丝毫迟疑,迪卢木多抄起长枪,沿着血液的方向,去追袭望月出云守。

  夜色渐渐加深,虫鸣依旧,气温降低,奥尔雷亚府的宾客们正在游玩的兴头上,觥筹交错,香槟、红酒、无数奢华的美食被一一消耗,男士和女士的笑声混杂在一起,舞厅的水晶灯亮着,整个府邸灯火通明,温暖怡人。而望月出云守在树林里飞快地移动,她的大脑就像被名为疼痛的长棍插入脑壳用力搅拌,血液大量流失,她的魔力已经无法支撑伤口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魔力和血液一起,从她的体内涌出。

  失血也让望月出云守感到寒冷和疲惫,她知道自己的速度在下降,视野也在变小,她的整个右臂已经几乎无法使用,只能做一些最简单的结印操作。望月出云守咬紧牙齿,她很痛,身体也很沉重,但她不能停下来,她必须尽快地跑,一直跑,跑到椿姬的旁边。

  御主没有使用令咒,这可能意味着一切很顺利,椿姬不需要自己的帮助,也可能意味着情况比较糟糕,椿姬没办法使用令咒。望月出云守很担心椿姬,这个自己暗暗发誓要用生命守护的御主,即便她很古怪,个性也很糟糕,对自己也算不上多好,但……但是……望月出云守深吸了一口气,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最开始见到椿姬时对方的样子,一个精致漂亮的,穿着华贵和服,眼神冰冷的,人偶。

  椿姬的力量是帮助,也是诅咒,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会变得天翻地覆,但望月出云守知道。在梦见椿姬的时候,她就知道这一切悲剧诞生的根源究竟是什么,那让她从一个被捧在掌心的女孩儿,变成一个怪物,一个被父母远离,被束之高阁的心理扭曲的怪物的东西究竟是什么。擟

  力量。

  仅仅只是力量而已。

  就像望月出云守因为力量从小就被格外严格的要求,她不被允许做一切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,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杀人,第一次割下的人头,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的人头。从恐惧,到麻木,人人都教导她一个优秀的忍者就是要做到心狠,心冷,像石头一样,无坚不摧。

  可是为什么呢,为什么要这样呢……望月出云守不懂,她直到现在都不懂。

  所以上帝啊,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的话,就让她赶过去,救下那个和自己一样,被痛苦包裹的女孩子吧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r01.cc。绝人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jr01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