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七十九 见机行事(一)_命运虚空:圣杯战争
绝人小说网 > 命运虚空:圣杯战争 > 章七十九 见机行事(一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章七十九 见机行事(一)

  阿纳斯塔西娅的效率很高,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制作好的项链送过来了。那时候曹子恒已经出发去上班,郭嘉还在休息,乌鸦扑闪着翅膀,衔着那串项链从敞开的窗子里飞了进来,啄着郭嘉的脑袋把人叫醒了。

  郭嘉昨晚刚熬了个夜思考对策,被这么一闹,瞬间脾气就起来了,可现在没有人可以欺负,只好自己惨兮兮地消化情绪。那只乌鸦将项链往郭嘉身上一丢,就扇扇翅膀走了,郭嘉拿起那串项链,对着它龇牙咧嘴做了个鬼脸。

  “呵。”项链突然发出了一声笑声,惊得郭嘉差点把它丢出去,“刚起的先生也是这么可爱。”

  “公子不要取笑我了。”郭嘉翻了个白眼,将项链上有画像的那面倒扣在了床头柜上。

  那是一串制式非常古朴的项链,黄铜的链子和托盘,托盘中嵌了一块四方形的肖像画,画上有一层薄薄的水晶保护壳。郭嘉唤来了另一只乌鸦,告诉它地点,然后将项链递了过去。由于乌鸦最是喜欢亮晶晶的饰品,因此用它们来进行传输,即便被发现都不容易起疑,郭嘉放心地看着那只乌鸦渐飞渐远,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  到了下午的时候,郭嘉就收到了集合的请求,惊讶于对面的速度的同时,他又开始担心对方是不是早就有所准备,不然没道理这么快就把详细的计划设计好。等曹子恒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,又一次,还没来得及喝口水休息一下,就被郭嘉拖着赶往阿纳斯塔西娅的家。

  “这不公平!”地铁上,曹子恒嘟嘟囔囔,“怎么每次都在他们那里集合,为什么不在我家集合?”

  “毕竟人家提供了关键道具。”郭嘉安慰他,“而且你认为那位小姐会愿意和我们挤在你那个……额……”

  曹子恒瞪了他一眼,放弃了交流。

  抵达熟悉的阿纳斯塔西娅的房间时,肯尼斯和迪卢木多已经在了,两人坐在沙发上,和另外两个人大眼对小眼。

  看到曹子恒来了,阿纳斯塔西娅仿佛松了口气,忍不住调侃道:“大人物就是会在最后才登场呢。”

  肯尼斯也嗤笑了一声:“你要是再晚来几秒钟,某个聒噪的女人可能就要去见上帝了。”

  说实话,虽然这房间确实很大,差不多抵得上普通人的整幢住房大小,几个人平常说话也都是在中间的“客厅”位置,所以相对来说概念上会比较模糊。然而,毫无疑问,这里确实是,阿纳斯塔西娅的闺房。曹子恒没怎么去过女孩子的房间,所以在这里一直都比较拘谨,此时此刻见两位魔术师颇有些争锋相对的意味,也不知该如何开口,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郭嘉。

  郭嘉无视了他,径直找了个地方坐下。

  “两位的关系还是那么好,真让我欣慰。”面不改色地说着谎话的郭嘉鼓了鼓掌,“那么,朋友间有爱的话题可以就此结束了吗,赶紧端上茶点让我们来讨论正事吧。”

  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讨要东西的,阿纳斯塔西娅十分不淑女地翻了个白眼,再一次成功惹怒了肯尼斯。司马懿笑了笑,走出去吩咐门外等候的贴身仆人,让他们准备好红茶和点心塔。

  “我说,你就不能……有点规矩?”肯尼斯因为压抑怒火,青筋都冒了出来,“奥尔雷亚家族的人真的没有教导过你什么叫礼貌吗?”

  “礼帽?我经常佩戴啊。”阿纳斯塔西娅扯了扯嘴角,“这都二十世纪了,贵族那套守旧的东西也差不多该丢掉了吧?”

  “生气会让皮肤不好的,两位。”司马懿无奈地做了个暂停的手势,“尤其是你小姐,多生气一分,平常用的护肤品就要少一成效果。”

  阿纳斯塔西娅被噎了一下,心不甘情不愿地嘟着嘴,侧躺在沙发上。

  等红茶和甜品被送上来,讨论也就正式开始。阿纳斯塔西娅转了转手中的黄铜项链,那是一条和被乌鸦送过去的那串几乎一模一样的项链,里面同样镶嵌着一枚四方形的油画。

  “不出所料,他们已经准备好行动了。”阿纳斯塔西娅笑着说,“而他们的方针很简单,就是守株待兔,瓮中捉鳖。”

  守株待兔,瓮中捉鳖?曹子恒一愣,脱口而出:“你是说,他们在等我们送上门去?”

  “是的,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哪儿。”阿纳斯塔西娅撇了撇嘴,“估计这帮家伙会一直耐心地等待吧。”

  “那如果我们也不出手,会如何?”肯尼斯疑惑地问,“这样不就僵死了吗?”

  “是啊,我们并没有一定要出手的理由吧。”曹子恒附和道,“那不然我们也等着?”

  郭嘉和司马懿彼此看了一眼,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熟悉的无奈,这一刻,彼此之间莫名有了种诡异的同情和怜爱。

  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我们和他们的情况并不完全相同。”司马懿轻咳了一声,“先不提我们之前废了很大功夫才极大地削弱了Rider,就单从纸面实力来看,我们如何?”

  “那肯定是比不过对方,毕竟对面有两位神灵英灵。”阿纳斯塔西娅“啧”了一声,“真是要死,神灵怎么这么喜欢扎堆?”

  我也有相同的感受呢……曹子恒在心里叹了口气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所以,等他们重整旗鼓,同时商量好对付我们的计策,在养精蓄锐,到时候即便是他们找上门来,我们又如何?”郭嘉循循善诱道。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肯尼斯叹了口气,“是我们太天真了一点。”

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再听不懂,就不配做一流的魔术师了。以Rider三骑的实力,真要休整完毕,一起出动,即便加上司马懿,都很难扛得住。更何况,对面也有以情报收集和气息隐藏为侧重的Assassin,真给够时间,摸到郭嘉他们也不难,那到时候可就不一定是3V3了,说不定会被对面各个击破。

  “那要怎么办啦!”阿纳斯塔西娅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将那一头金子般的秀发抓得很乱。

  “你……你就不能……”肯尼斯的手抬起又放下,好不容易才制止住自己帮对方整理头发的冲动,“算了,跟你置气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!”

  阿纳斯塔西娅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。

  “所以我们还是得占据主动地位。”曹子恒连忙将话题扯回来,“可又不能将战场设在他们的地盘。”

  “最好,是能将对方直接引诱过来,在我们的陷阱里作战。”肯尼斯思索着,“但这要怎么做……”

  一时间,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,空气变得有些诡异的安静。司马懿眨了眨眼睛,看了看阿纳斯塔西娅,对方注意到自己的目光,疑惑地歪了歪脑袋。

  “公子可有何良策?”郭嘉促狭地看向司马懿,“还是说,方才只是简单的眉目传情?”

  “先生说笑了。”司马懿停顿了两秒,“在下只是,有了个灵感。”

  “这周周五,奥尔雷亚府将举办一场舞会。”司马懿说道,“是传统的舞会,并且早已定下了时间,所以那场舞会上发生任何事情,都不会引人怀疑。”

  咦?主动将舞会的事情说出来了?在这个时间?曹子恒和肯尼斯彼此看了一眼,都有点疑惑。

  “额,是,我还打算邀请你们参加。”阿纳斯塔西娅吞吞吐吐地说着,不明所以地看向司马懿,“但因为各项准备还没做好,所以邀请函也没递出。”

  “这样啊,那我们很荣幸能够参加。”郭嘉笑了笑,“而且如同公子所说的,这确实,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。”

  其余几人同时陷入了沉默,在这种事情上从未参与过讨论的迪卢木多,勇敢地举了举手。

  “什么意思。”迪卢木多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  “很简单,阿纳斯塔西娅小姐应该不轻易在公众露面吧?”郭嘉问道,“也就是说,即便看到你的长相,也不会知道,你是奥尔雷亚府的继承人。”

  “是啊,只有一些玩的比较好的家族人员才会知道。”阿纳斯塔西娅皱了皱眉,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Rider的御主并不知道我是谁?”

  “没错,她只知道你是我的御主,但具体叫什么,并不清楚。”司马懿笑了笑,“就像其实我们也不知道Rider的御主叫什么一样。”

  不,其实我知道……曹子恒在心里小声地反驳。

  “所以你完全可以给在杭州的几个知名的魔术家族递请帖。”郭嘉接着说,“以Rider和Assassin御主的情况看,他们是知名魔术世家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。”

  “而不管Berserker的御主是不是,他能不能来,都无所谓,不如说不能来最好。”阿纳斯塔西娅完全明白了过来,她激动地脸颊都微微有些泛红,“这样我们就可以在这里,在我的地盘上,将他们一网打尽了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r01.cc。绝人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jr01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